你当前所在的位置:荣昌新闻网>荣昌新闻>

乡村女兽医刘华恩

2015-05-28 11:39:30 来源: 荣昌新闻网

    23年,她背坏了10多个药箱;23年,她行医16万公里;23年,她出诊2300多次。她说,我要为农村养殖业贡献一辈子。

    “我要为农村的养殖业贡献一辈子,我离不开农村,村民们也离不开我。”说这话的是42岁的刘华恩,龙集镇畜牧站一名乡村兽医,她走家串户行医16万公里,为了村民的家畜健康奔走了23年。

    从19岁走上“乡村兽医”的路,23年来,刘华恩背坏了10多个药箱,为乡亲们的家畜出诊2300多次。

    ◆走家串户23年一个月穿破一双鞋

    1973年,刘华恩出生在仁义镇一个贫苦家庭。

    那个年代,生活十分艰苦。荣昌的家畜养殖业比较发达,最怕的就是猪生病,那时村里连个像样的兽医都没有,老百姓养的家畜生病了,就只有眼睁睁看着等死。

    “这可让我们一家怎么过啊,全家的收入都指望这6头猪,现在都得瘟疫死了。”在刘华恩14岁的那年,亲眼目睹了邻居家养殖的6头肥猪,因为感染了瘟疫而全部死去。看着邻居脸上的泪痕,小小年纪的刘华恩立志要成为一名兽医,让乡亲不再为家畜生病而满脸愁云。

    1992年,刘华恩从重庆电大动物医学专业毕业,开始了她乡村兽医生涯。“第一次给猪打针时,因为母猪刚刚下了猪崽,为了保护小猪,见到人到圈舍里就咬,我也被母猪咬了一口。”刘华恩说,当时没有经验,才会被母猪咬伤。

    在刘华恩的乡村兽医生涯中,更多的时间就是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门出诊。

    “猪病了不可能叫村民把猪赶到畜牧站来打针啊。”刘华恩说,她每次都会穿上工作服,步行到养殖户家,去给动物看病、打疫苗或取血,因为动物不是人,不会那么老实的听话,常常会弄得她一身血或是粪便。

    几十年来,村里的每家每户,刘华恩都去过,全镇每条小路上几乎都有她深深浅浅的足迹。哪条小路有几道拐,哪条小路雨后最滑,她都再熟悉不过了。

    “那时候乡村公路远又不平,全是石头和黄泥巴,差不多一个月就要穿坏一双鞋。”刘华恩说,穿坏的鞋大多是磨破了鞋底,23年时间,自己究竟穿破了多少双鞋,她已记不清了。

    “我这辈子给她买的最多的东西,恐怕也就是鞋子了,几乎是一个月穿烂一双。”刘华恩的丈夫苦笑道。

    ◆出诊从不看天气村民称她“女汉子”

    后来,村里的毛坯公路渐渐修通了。1998年,刘华恩决定购买一辆摩托车方便出诊。

    “孩子读书要用钱,家里哪拿得出来这么多钱给你买车?”对此,丈夫很是不解。刘华恩耐心解释道:“有了摩托车,不但出诊的时间要快得多,而且还能帮助更多的村民。”

    至今,刘华恩已经骑坏了4辆摩托车。

    刘华恩出诊从来不看天气,只要哪家的家畜生病,她就会挎起药箱和出诊包,随叫随到。23年间,她背坏了10多个药箱,摩托车到不了的地方,她就步行,每天最少要走10至20公里的出诊路程,23年走过的乡村路足足有16万多公里。

    2013年的一天深夜,村民李良英家的母猪病了。刘华恩接到电话后,马不停蹄赶过去。刚下了毛毛雨的黄泥路异常滑溜,在一个拐弯处,刘华恩连人带车摔到了稻田里。想到还要去给村民家的母猪看病,她顾不上疼痛,搬起摩托车继续赶往村民家中。忙完回到家,刘华恩才发现左腿肿得老高。

    “常常行走在乡间小道上,不是被狗咬就是摔跤,我都习以为常了。”刘华恩感慨地说,她是一名乡村兽医,苦点累点没什么,只要看到村民们的家畜健健康康的,没有重大的疫情发生,她就满足了。

    爱侃笑的村民们还送了她一个外号——乡村“女汉子”。

    ◆放不下乡亲们她还想再干几十年

    一年四季,刘华恩几乎都是天天出诊。出诊率最高的一天达15次。

    “刘姐带我们一起出诊,养殖户对她的信任度可高了,让我们都有些‘嫉妒’了。”同事杨波说,她阉割仔猪的速度均为1分钟一头,速度快而好,动作娴熟度实在没人可比。

    “刚开始为了更好地阉割仔猪,我就在家不停练习左手大拇指,找感觉,怎么样才能迅速找准位置。”刘华恩伸出左手,由于常期使用左手拇指,明显左手的大拇指要比右手长得多。

    “现在每到半夜接到村民的电话,我也会第一时间赶去为村民的家畜看病。”刘华恩觉得,老百姓搞点养殖业也不容易,要是因为耽误了治疗时间,怎么也说不过去。

    “我不觉得累和苦,我只是在做一件平凡的事,只要乡亲们需要我,我还打算再干个几十年。”刘华恩说,她只要稍有空闲,就会到当地养殖户家走走,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能不能帮上忙,努力做好龙集镇畜牧养殖业的“庇护者”。

    记者 张泽美 通讯员 游福德

 

采访手记:

    兽医虽是一个普通职业,但“女兽医”少之又少。但刘华恩却在乡村兽医在岗位上坚守了23年。

    “邻居家的猪突然病死。邻居哭得很伤心,全家收入全指望这6头猪。”这是刘华恩要成为一名兽医的原动力。在这原动力的驱使下,钻猪舍、入鸡场、进羊栏,整天一身臭味,她不嫌脏;她不断学习,从“猪大夫”到“羊大夫”,农民养殖什么,她学着诊治什么。

    记者跟随刘华恩一天的出诊下来,累得气喘吁吁,可刘华恩一路上与村民热情得打招呼,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没有一句怨言。经过一天的采访中,最直观的感受是刘华恩的谦虚与低调。

    “我做的都是很平常的事,一个平凡的人,做着平凡的事,只要老百姓需要,我就会尽力做好。”与记者告别时,刘华恩再次表达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乡村兽医,没什么大贡献,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是啊,她这辈子做着这一件“平凡”的事,可真就做好了。她把“小家”的责任交给了丈夫,把“大家”的责任扛上肩头,用23年兢兢业业的坚守,诠释了一个乡村女兽医扎根基层、无悔付出的真、善、美。

责任编辑: 肖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