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的位置:荣昌新闻网>文学创作>

用文字照亮生活中的美——序邓义坤散文集《棠味》

2018-09-02 09:29:42 来源: 荣昌新闻网 责任编辑: 唐洪全

唐诗

唐诗简介:重庆荣昌人,博士,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主编、中国诗歌在线总编、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荣誉主席等。先后出版诗文集十余部、主编十余部。获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诗歌奖,希腊国际文学艺术奖、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艺术最高荣誉奖等,授予中国十大杰出青年诗人,国际最佳诗人称号。

世界大文豪、前苏联大作家高尔基指出,照天性来说,人人都是艺术家,他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是希望把美带到他的生活中去。

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散文作者邓义坤就是一个善于在生活中发现美,并且把美带到了生活中的艺术家。他是一个以文字之美来照亮生活中的所见所闻与所感的艺术家。因为心里有阳光,才能给别人阳光;因为心里有美,才能发现生活中的美。因此在美的人眼里,他会发现生活中处处充满美,甚至他可以把生活中的痛苦变为甜蜜,肮脏变为美好,地狱变为天堂。从邓义坤的这部散文集中,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在他的笔尖下,文字在闪闪发光,在文字光芒的照耀下,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在自然、美在质朴、美在真挚,文字照耀下的棠城之美、真情之美、趣味之美就纷纷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一、棠城之美

邓义坤的散文中,有很多篇幅是抒写家乡——重庆荣昌之美的。据史料记载,在盛唐经历了安禄山之乱后,整个庞大的唐帝国由盛转衰。为了强化对地方的统治,劫后余生的唐朝当政者对全国的行政区划进行了调整,这次调整与荣昌这块土地密不可分。唐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朝廷批准划出泸州、普州、渝州、合州、荣州、资州六州部分辖地,设置昌州,下辖昌元、大足、静南等3县。昌州,雅称棠城,又称海棠香国,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今天中央直辖市——重庆市所辖的荣昌区、永川区、大足区都在称自己为棠城或海棠香国的缘故吧。唐朝设立昌州时,昌元县的设置,是荣昌地域正式建县的开始,从此荣昌这个寄予着繁荣昌盛之意的地名,就与这块土地紧密相连。

荣昌这块土地从唐至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这块土地上,人杰地灵称雄神州大地,山川风物让人流连忘返。因为唐以前的史料或毁于战乱,或毁于自然等原因,荣昌区在唐宋时期的资料很难查找。据有限的资料显示,荣昌从元代至今的名人有:抗元忠臣赵昴发,天下清官、明朝刑部尚书喻茂坚,明朝兵部侍郎(追赠尚书)刘时俊,明朝兵部尚书喻思恂,近代蜀军都督张培爵,喋血台儿庄的抗日英雄王麟,近代文化战士柳乃夫,当代中央电视台高级编导邓在军,国家科委副主任、学部委员赵宗燠,中央党史办副主任、著名党史专家李新,东方梵高、国画家陈子庄,世界书画名人、诗书画三绝易华伦,青年作曲家刘青,影视演员李晨浩等。

应当说作者邓义坤对这块土地是熟悉的,热爱的,更是情有独钟的。在紧张的警务工作之余,挤出时间钻书堆,查资料,勤思考,善笔耕,写出了一系列具有棠城风味的散文。他的这些散文从不同的侧面呈现出了作者家乡荣昌的各种美丽。

他写濑溪河之美,“九十年代初,我从学校分配到荣昌城……因为有河,城市就有了灵动的眼睛;有河,城市就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濑溪河水映虹桥》

他写荣昌城之美:“我暗自庆幸可以不走出这座城市就能够触摸到大自然的肌肤,呼吸到各种植物吐露的新鲜气息,赏到大自然的各种美景,也许城市与自然的结合,就是最美城市的真谛。”——《昌州故里看海棠》

他写百竹园之美:“竹子本身就可形成一种风景外,还在于人们酷爱竹子的操守,高节是分不开的……百竹子园是有园无门,是老百姓真正可入园休闲的绝佳之地。百竹园、百姓之园,幸福之园。”——《百竹园》

他写铜鼓山之美:“当我们看到山上正在兴建脉络相连的水路管网和那些向远处延伸的水泥石路时,我想这未尝不是铜鼓山人正在纺织自己未来的美丽的梦想呢,那往山上或往远处延伸的管网,石阶路不就是一种希望之路吗。”——《铜鼓山上绽放的油菜花》

他写荣昌陶之美:“在鸦屿山下有一块绵绵二十里的玉带陶土,其烧制出来陶用品具有‘红如枣,薄如纸,亮如镜,声如罄’的特点,所以荣昌陶又被称为四大中国名陶之一。‘安富场、五里长,排列泥精列成行’、‘前山矿子后山炭,中间窑烧陶罐罐’,这些从宋、清代就开始流传的民谣,栩栩如生地描绘出当时荣昌生产陶器的规模和销售的盛况。因此,荣昌又被称为中国三大陶都之一。”——《鸦屿陶土开出品牌之花》

目之所及皆为我用,神之所思都为我意。不用更多的列举,荣昌的方方面面都在他的视线之内,荣昌的山山水水都在他的胸怀之间。邓义坤散文之中的荣昌真可谓美不胜收,棠城风味俯拾即是。让我们不出家门就可以从他的散文中,了解到荣昌城市和乡村各个方面的变化之美,发展之美。可以说在作者邓义坤的心里,荣昌是他可以诗意的栖居之地,也是他抒写心灵展现抱负的灵魂之地。

二、真情之美

如在《八十里路》这篇散文中,作者写道:“在一个星期以前,妈妈就知道我和哥哥要放假了,她担心瘦小的哥哥有许多东西要带,怕他背不动,再加上变天了,下起了大雨,她就带上雨伞来接我们。”

作者介绍说,由于我和哥哥上学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古石桥路,另一条是漫水石桥路。他们两兄弟从学校出发时是分开走的不同的路,母亲接他们所走的路刚好相反而错过。

在这样的补叙之后,作者用的一个特写镜头:“直到下午斜阳西下的时候,妈妈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拿着被风吹破的雨伞,回到了家里。这一天,妈妈为了来接哥哥和我,一天走了两趟学校,差不多有八十多里路,都是因为不巧而错过了……”

后来,当母亲老了的时候,作者问道母亲这件事,“母亲说,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只知道我们在外读书,生活条件很艰苦,一个星期都吃不到一次肉,听到这话,我心里的滋味很难受,几乎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这样朴实真情,娓娓道来的抒写,有着直抵人心的力量,在冷静中包裹着巨大的情感容量,让我们的心随着作者的呼吸而呼吸。我们一边读,一边看见一位善良慈爱的母亲,从文字闪光的背后凸现出来,显得质朴而高大,这既是文字的力量,更是真情的力量。

在这部散文集中,《陋室装修》抒写了老年人对子女的一种特殊的爱。

作者的岳父是一位部队转业的军人,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工作,都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领导。在工作中严格要求部下,培养了不少干部;在生活中严格管教子女,子女都非常孝顺。他一生勤俭节约,从不搞特殊化。他退休后希望子女多与他们在一起生活,多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岳父没有直接给子女们说,而是默默地悄悄的用自己的行动来表达出了对子女的这份真爱。就是为了这份看似简单,实则深情的真爱,岳父改变了一生节俭的习惯,在装修新房子时,要求把自己两个老住的卧室装修简单些,对子女只是偶尔回来住的房间装修好些。

作者听见搞装修设计说:“这个呀,完全是按照你父亲的意思设计,我还简化了几个环节,要不然还要多用钱。你看,你们住的这个卧室,比起你父母住的,要多用好几倍的钱,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其实你父亲跟我说,这次一定要把你们住的卧室装修好一点,让你们感觉喜欢满意,可以在家多住一点时间。”

紧接着作者写道:“那个男孩的话,我和妻子似乎都明白了什么,眼睛有一些湿润。这些年来,为了工作,为了自己的喜好,玩命地在外打拼,这也许是自己不回家的最好借口,然而谁又会想到了桑榆暮年的老人想法和感受呢,养儿带女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岳父为了让女儿回家多住一点时间,不便开口,而是把自己一生养成节约的好习惯都改了,变得‘奢华’起来,迎合自己的儿女,这又是为了什么呢?后来,我和妻子决定,每个隔一星期,那怕是再忙,我们都要抽出时间回家到各自的父母家住一晚。”

读到这里,我们既为老人的这份“奢华”的爱感到唏嘘和感慨,又为善解人意的孝顺儿女高兴和点赞。

整部散文集中,这样朴实感人的文章比比皆是,不用过多的阐释,我们已经能够很好的感知作者邓义坤以真情抒写的真人真事。他的散文在平静的叙述中裹挟着思想的冲涌之势,在冷静的书写中饱含着情感的炽热之焰,让我们知道真情是可以融化凝固在人心与人心之间的坚冰,真情是可以洞穿横亘在人与人之间的钢铁,让我们在这个人情冷漠的社会能够深切的感知到亲情的可贵与珍贵,从浓黑的文字中透射出来的是人性的光辉,这样的光辉是这个社会最缺少的瑰宝。

三、趣味之美

散文最迷人最吸引读者的是它的情味韵致的美,也就是散文的美雅之"趣"。中国古人论散文,十分重视一个"趣"字,他要求散文作者写景叙事、咏物论理中,都要呈现出浓烈而又丰富的情味韵致,达到心声与天籁交融,内情与万物相生,生气与灵机闪现。在写景中见情趣,叙事中融事趣,论理中含理趣。

邓义坤的散文中,有许多是与他从事的警察工作相关。像《老利警官》、《“老铁”的由来》、《节约水电从我做起》等等都是有机的将他所从事的警察工作经历的事或者见过的人,在他们的一言一行中闪烁着真善美,他们的所作所为中呈现出高大上。他的散文中没有空洞的说教,更没有貌似崇高的虚情假意,有的是一个个鲜活真实的小故事、小情节、小情思,甚至有的还是我们这个社会作为阴暗面存在的那一部分,就是这样的一部分作者没有厌恶的心态,有的是包容和理解,自省与沉思。

如《月夜深深》一文中写道:“听了民警的话,那位母亲似乎把儿子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年轻的警官身上,她再也没有说话,走出了大厅。突然年轻警官转向我,轻轻地问,可以走了吧,我正欲说把登记簿上的字签了就可以了,不曾想那年轻警官转身就走,嘴里不停地喊道,孃孃,等一会儿,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与其随行的警官却不情愿地说,还没吃饭呢!我有些惊愕,怎么可能,我细细看了一下时间,已是深夜二点多钟了。”

读到这里,我们已经能够清楚地了解戒毒所警察所从事工作的艰辛和善良,吸毒者家属的担忧和顾虑。

邓义坤并没有将笔停留于此,而是深情的写道:“月夜深深,这里灯火通明,嘟嚷的值班室又宁静了下来。那位母亲急切期盼的眼神,怎能让我能安静地睡下,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明天,我的路上还有一个个需要矫治的失足者等着我们为他点亮一盏盏启明灯。”在叙事中融入了浓浓的情趣,这样的情趣真实,真实得容不得你有一丝怀疑。

又如《放置一边的包裹》是一篇从一个侧面呈现了吸毒人员在戒毒所里特殊心声,同时又非常清晰的展现了年轻一代警官对吸毒人员人文关怀的佳作。

作者写道:“由于所里警力偏少的原因,我不得不与民警一道参与监控巡视。时段被安排在午夜,也正是这里的特殊人群睡得正酣的时候。”

细心的作者发现“以往的民警深夜巡视,一进入那监室大门,那开门响声足以让每个入睡的被监管人员从梦中惊醒,巡视的民警那自由迈开的脚步,在空空的走廊上发出那很有节奏的‘咚咚’声让人难以入睡。”

“我试着改变这种做法,我想采取一种不声不响的巡逻方式,以便更好地发现监室的问题,那就是进门的时候,尽量不弄出声响,巡视在走廊上,我尽量放低了脚步……每当我巡逻的时候,他们是睡得是那样地沉,睡姿是那样的憨……于是那种尽量不发出声响的巡逻方式成了我工作的常态。”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到监室去查房,一个戒毒人员问我是否收到一份礼物,……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热水带,附了一封信:‘亲爱的警官!我吸了毒,进了戒毒所,常常违反室规,让你们费心了,但因为我有一个小毛病,晚上听见那‘咚咚’的脚步声我就睡不着觉,是后来你的巡逻改变了我这种状况,让我每天晚上都睡了一个好觉,这让我非常感激,这次我虽然还是被送上了康复中心,但我还是要委托我的母亲给你送上一个小小的热水带,以便你在巡逻的时候好暖暖手,因为晚上太冷了。’签名为一个堕落的吸毒人员。”

读到这里,戒毒所日常不为人知的某些情况,似乎一下子让我们有了某种深入的了解,某种情感击中了我们柔软的内心。戒毒所其实也是充满了浓浓人情味的地方,不再让我们觉得厌恶和害怕,尤其是对于吸毒者的心声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尽管他们吸了毒,染上了毒瘾需要强制戒毒,但是他们作为一个人基本的休息权利是需要得到保证的。作为警察的邓义坤从巡逻时脚步声给需要休息的吸毒者带来的影响这个细节入手,给我们奉献出了一篇很好的散文,这样的散文不仅有事趣,更有情趣和理趣,我们可以从中获得很多收获。从这个视角来看,一篇好的散文,不仅有趣味,而且是事趣、情趣和理趣高度统一的。

英国艺术家王尔德说,美是唯一不受时间伤害的东西。无论是写棠城之美,还是抒写真情之美,趣味之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作者邓义坤在抒写这些不受时间伤害之美的时候,他所有的抒写都是自由自在的,不受拘束的。这正是作者邓义坤很好的掌握了散文“形散而神不散”这个精髓,他是深谙其中三味并很好的进行了创作实践。他就像一个在文字的海洋中尽情游泳的自由体操运动员,他遵从内心的召唤,随心所欲的将文字进行组合,就这样一篇又一篇有着邓义坤特色的散文从文字的大海中,被他轻松的打捞起来,让我们能够感受到文字上那湿漉漉的水滴与柔软,触摸到文字经历过情感淘洗后的干净与纯洁,感知到作者写作时的呼吸与脉搏,体味到文章所承载的思想与内涵。在他的文章中既有美好与甜蜜,也有犹豫与彷徨,还有苦闷与痛苦,无论他以哪种情感浇铸在文字之中,这些看似朴实的文字构成了邓义坤散文不一样的风景,这样的风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发现和呈现,他需要作者的细心体味,深入思考,勤奋写作加上特有的才华。

“尽管我们走遍全世界去找美,我们也必须随身带着美,否则就找不到美。”美国学者、作家爱默生在《论艺术》中如此写道。是的,生活中的邓义坤就是一个自身带着美的人,因此他在这个世俗化的社会发现了那么多有别于他人的自然之美、社会之美、人性之美。年轻的邓义坤还在路上,生活中还有许许多多的美需要他手中熠熠生辉的文字去逐一照亮。


相关新闻: